园田海未的前扣式bra

偶像厨

[美宣] 普通同事











* 我们都是普通同事推






















1

傅菁悄咪咪地绕到了在舞台下捧着水杯和毛巾等着吴宣仪排练完的孟美岐身旁,她装作偶遇故作姿态的一声“诶,你怎么在这儿?”被完美的融进了孟美岐的无视和工作人员尴尬的呼吸声里



孟美岐专注地盯着台上熟悉的身影,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满脸怨念的傅菁已经对着她拍完了一整套主题为痴汉的抖音




“孟美岐!”

傅菁快速地划了划手指,把刚刚拍的视频发到了她新拉的名为“孟美岐今天也死不承认了吗”的群里



被喊到名字的孟美岐终于有了反应,她歪过头一脸惊讶地看着傅菁



“诶,你怎么在这儿?”







傅菁在反反复复地确认过她脸上认真的表情还有语气没有一丝玩笑的成分后,终于败下阵来,然后走到孟美岐面前装作恶狠狠地扳过她的肩膀,瞪了她一眼





“孟美岐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吴宣仪到底什么关系”







听到问题的孟美岐有一瞬间的愣神,傅菁发誓她肯定看到了孟美岐拿水杯的手猛地一颤,傅菁用戳破了别人心思的得意洋洋的表情冲孟美岐做鬼脸,微信群里撒花的欢天喜地的语言已经编辑好准备发送,可下一秒,孟美岐用毫无起伏平淡无奇的四个字,让她差点按下发送的手指凝固在了空气中












“我们就是普通同事”

















2

好不容易结束了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场,所以隔天的庆功宴隆重的理所应当




孟美岐穿着正经的黑色正装,手里拿着一杯鸡尾酒,斜靠在桌旁,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傅菁紫宁她们聊天,眼睛却老走神地望着门口,她脸上那混合着期待,紧张,和小女生的羞涩的奇异表情,让傅菁忍不住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姑娘又答应了她莫名其妙的邀约






“喂”

紫宁不满地戳了戳一直不在状态的孟美岐,“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刚刚staff告诉我,庆功宴会开到很晚,所以公司在这里给我们开了三间房,我和你,人语和笛笛,傅菁和宣仪,房卡给你你要保管好,不要拿在手上就到处瞎窜,放在口袋里就不要拿出来了,小心掉了开不了门,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你帮我收着吧,妈”

孟美岐敷衍地摆摆手,仰头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紫宁翻着白眼把卡收进了自己的包里






“诶”

傅菁悄悄地拉了拉紫宁的胳膊,低声问道:“你不觉得孟美岐很不对劲吗?你刚刚说宣仪和我一间的时候她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这放平常桌上那把切牛排的刀现在已经在我喉咙里了”





傅菁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喉咙,却立刻招来了紫宁一记嘲笑的眼神,她偏了偏头示意傅菁好好看着





“这都几点了宣仪怎么还不来?”

紫宁故意大声问道






“就是,一个小时前她就告诉我她快到门口了”

孟美岐扯了扯袖子,烦躁地将手指扣在桌上敲地梆梆直响








紫宁递给傅菁一个“懂了吗”的眼神,傅菁重重地眨了眨眼















当大门被推开的时候,孟美岐正准备吃掉今天的第二十三片西瓜,她下意识地朝门口看去,然后瞪大了眼睛,连皮带肉地将手里的西瓜嚼地咔咔直响







吴宣仪优雅地站在门口,穿着一身看起来就特别贵的黑色纺纱裙,她微微抬起下巴扫视着会场内注视她的每一个人,优美的脖颈线条衬得她像一只高贵的黑天鹅





孟美岐送她的项链被端端正正地挂在脖子上,十字架的最尖端恰好指在了若隐若现的乳 沟位置,过膝裙摆下修长的双腿,让在场的所有人视线都迅速膨胀了起来







吴宣仪一眼就看见了躲在人群后面面色狰狞不知道在吃些什么的孟美岐,她向她走去,边走边端庄地冲沿途的每一个人微笑点头,细长的高跟鞋跟轻轻撞击着地面,也一下一下戳进孟美岐心里






“明明是我的”

孟美岐不满地嘟囔着,将酒杯猛地掼在桌上,红着眼挤开了人群,将吴宣仪拉到傅菁紫宁她们的身后







吴宣仪有些好笑地看着刚刚还帅气地把自己拉走,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不自在地搅着手指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孟美岐,她的眼神不断扫视着自己裸露在外的肩膀和锁骨,然后脱下外套就朝自己走来




“天太冷了,会感冒” 她干巴巴地解释





吴宣仪疑惑地推开她的手,说:“你没事儿吧,现在我头上空调吹出来的热风都快把我昨晚烫的卷发吹直了”







于是,孟美岐小心翼翼像捧着易碎古董一样捧着外套的动作停顿在了空气里















3

只要是在酒会上,吴宣仪就算已经喝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她也能表面上云淡风轻脸不红气不喘地给你跳一整段pick me up




孟美岐看着安静地走向厕所却忽然转头优雅而癫狂地冲墙角立着的红色消防栓说“再见”的吴宣仪暗暗心想






“房卡给我,今晚我和吴宣仪睡”
孟美岐伸手拿过了紫宁放在身后的背包,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就抽走了里面的房卡





“那我睡哪!”

紫宁高声抗议




“你自己看着办”

孟美岐丢下一句话就急匆匆地去追明显已经开始飘着走的吴宣仪







“你说我不也是她普通同事吗,怎么我这儿也醉的不清不楚呢她怎么就不乐意和我一块儿睡呢”

傅菁苦着一张脸,用失恋的语气向紫宁哭诉着,“还是我们紫宁好,今晚只有你愿意安慰我”







“我今晚和人语睡”



“那我呢!”



“你自己看着办”

紫宁翻着白眼也丢下一句话就急匆匆地去找用一瓶果粒橙就把吴宣仪喝垮了的刘人语去了







“你们普通同事都这么见色忘友的吗!”

傅菁气愤地推开了刚结束寒暄想过来抱抱的戚砚笛,戚砚笛小心翼翼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傅菁在发哪门子脾气

















4

在洗手间找到吴宣仪的时候,她已经吐到几乎半个身子都埋在了马桶里



孟美岐心疼地走上前揽过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



“难受吗?”
孟美岐抽出两张纸帮吴宣仪仔细擦干净了脸上的汗水和脏,吴宣仪眯着眼冲她虚弱的笑了笑,然后脱力般将脑袋搁在了孟美岐的肩上




孟美岐又气又心疼,责备的话堆了好多在胸口,可最终还是化成了一声浅浅的叹息




“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不能喝酒”




吴宣仪淡淡的呼吸打在孟美岐颈边,露背礼服露出的白皙后背与孟美岐的胳膊紧贴在一起,肌肤相贴的触感被放大了无数倍撕扯着孟美岐的神经,她一瞬间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吴宣仪”
她紧着喉咙喊道,低垂的眼眸离不开怀里人线条优美的蝴蝶骨





听到名字的吴宣仪把孟美岐搂地更紧,然后慢悠悠地抬起脑袋,咧开嘴冲孟美岐傻笑,用喝完酒后的黏腻嗓音对着她的耳朵说













“我也宣你”

“嘿嘿嘿”














5

难得的假日就应该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躺在床上玩会儿手机,再和朋友聊聊天喝喝茶打打游戏逛逛街,晚上回家沾了床倒头就睡



这份美滋滋的心情在孟美岐半眯着眼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时戛然而止





她花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将眼神聚焦在身旁那个还在睡觉的背影上,又花了半分钟时间勉强认出躺在她身边的人是她的普通同事吴宣仪




可是她却丝毫没有犹豫地立刻辨认出了吴宣仪露在被子外面的细腻肩膀皮肤上是她昨晚动情时没有忍住留下的星星点点的痕迹




孟美岐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她甚至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随手从六楼扔下去的西瓜,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她不动身色地溜下了床,手里紧握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是大大的百度搜索页面“把自己暗恋的人睡了之后下一步该怎么办,逃跑有用吗?”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面向吴宣仪那一面的床头,捏着鼻子踮着脚尖轻轻拿起了散落在那儿的衣服,尽管她觉得脚趾有些抽筋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吴宣仪是否醒来,就在她第二十六次偷偷瞟向吴宣仪时,她畏畏缩缩的目光正好对上了吴宣仪打了一个哈欠后,慢慢睁开的迷蒙双眼




孟美岐继续保持着踮着脚尖够衣服的怪异姿势,然后对吴宣仪露出了一个自我感觉良好,但其实比哭都难看的笑容







“你...早吗...?”






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吵醒的吴宣仪不得不承认她昨晚确实喝到断片了



当她撑起身子准备起床时,腰上突然传来的刺痛把她吓得愣在了当场



难以言喻的部位传来的难以言喻的感觉让她一下子红了脸,在她低头审视了自己的身子又抬头看了看面前耳朵根子都红了的罪魁祸首后,她终于绝望地把自己扔回了枕头里,把被子蒙过头顶









“昨晚是你睡了我,你害羞个什么劲啊”

吴宣仪有些气愤地在被子里冲孟美岐大喊

















6

当傅菁顶着一头乱发,红着脸抢在戚砚笛之前按下开门键后,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傅菁在看清站在里面的人后,大脑轰的一下立刻被引爆






里面站着的是同样衣冠不整的孟美岐和面红耳赤的吴宣仪



傅菁尴尬地抬手想打个招呼,左边走道的房门忽然打开,从里面偷偷摸摸走出来了不知所措的紫宁和刘人语






六个人互相沉默却又心怀鬼胎地随着电梯往下坠,傅菁透过披散的头发悄悄观察用一件西装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吴宣仪





“你说,孟美岐到底和吴宣仪什么关系啊”
傅菁还是忍不住戳了戳紫宁的肩膀,压低声音问道






“你和笛笛什么关系啊”,紫宁反问






“普通同事啊”
傅菁下意识脱口而出,反应过来以后恍然大悟地给紫宁竖了一个大拇指















“我们都是普通同事!”

















评论(9)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