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田海未的前扣式bra

偶像厨

[曜梨]论养一个小媳妇是怎样的体验






*ooc预警





*文笔复健中














我叫渡边曜,是一位主刀医生

和我一同工作的还有我的师弟,现在在我
身边实习

还有一个叫小原鞠莉的疯女人,每天只知道和她的女朋友鬼混,但对于工作却有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热情

“渡边医生!5号手术室病人血管被我挑破了!快来帮忙!”
“渡边医生!3号手术室病人肠子流出来了!快来帮忙!”
“渡边医生!2号手术室病人疼得直叫快来帮忙!”

我觉得这都不是一个正常医生能做出来的事情,可她的年终奖金总是比我多一块六毛八,这让我很不服气









01
最后一场手术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渡边曜一边抱怨着“这么粗糙的口罩戴着简直就是浪费我的美”,一边脱下防护服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可办公室门口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却狠狠地吓了渡边曜一跳,一向坚定的无神论者渡边医生此时也有些发怵

巨大的吞咽口水的声音炸响在渡边曜的脑袋里,让她刚抬起一半的脚一个踉跄就冲了出去

硬生生用脚趾抵住地面的曜在看清那团影子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个女孩儿



女孩儿酒红色的长发散落在脸颊两侧,让人看不清表情,身上穿着的校服看样子像高中二年级

她瑟缩在椅子上,右胳膊上的血液浸湿了她的袖口,血“吧嗒吧嗒”溅落到地上


渡边曜愣了愣神,小时候妈妈的鬼故事没少讲过,此时一股脑的全涌进了她的大脑,什么白衣小女孩儿,什么走廊尽头的神秘人影,在医院碰到手腕上系红绳的姑娘千万不要搭话...

经过一番不算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渡边曜终于决定走上前去


撩开了女孩儿脸颊边的头发

女孩儿沉默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渡边曜慌乱地放开手,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我不是...就是想看..看一下...那个你..有没有脸..”

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的曜着急的刚想道歉,却对上了女孩儿那闪着诡谲的光的双眼




“那如果我说,我已经死了三年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顿时,整个医院爆发出了一阵比防空警报还要刺耳的尖叫,甚至吵醒了三条街以外正在高级公寓顶层被果南搂着睡觉的mari,她一边喊着“地震了!”一边疯狂地推醒了果南



“别叫了,我逗你的”

渡边曜刚刚还持续地飘荡在空中的尖叫,瞬间就转化成了掩饰般的咳嗽







02
渡边曜缓慢而又仔细地帮女孩儿清理手臂上的伤口,认真的样子像是在擦拭一件明朝万历年间的瓷器

没有什么比伤口上涂酒精更痛的了,巨大的疼痛感撕扯着女孩儿几乎要让她神志不清

只属于女孩子的温热的眼泪一颗两颗轻轻落在渡边曜小心翼翼地绷紧的手背上

她看着女孩儿微微泛红的眼眶有些心疼

“没事儿,还有一会儿就好了”








03
“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吗?”

“......”

“那..能告诉我你父母电话吗?”

“......”

“嗯..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





这一场旷世的拉锯战已经展开许久,每一次都以女孩的沉默和渡边曜的抓狂而告终

渡边曜准备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她还不回答,那就一个麻醉给她放倒了,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警察局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久到渡边曜已经数清了女孩脸颊左侧散下来的头发共有283根,而右侧只有102根

久到她已经开始缓慢挪向那个装满医疗用品的小柜子





自己本来就不适合和小孩子打交道


渡边曜叹了口气,拉开了柜门










04
“樱内梨子”

女孩细小的声音在空中飘荡着,环绕着,打了两个圈,终于飘进了渡边曜的耳朵里

瞬间的愣神之后,曜喜极而泣的样子吓坏了梨子








05
昨晚被梨子这么一折腾,曜只得不情不愿地顶着都快要遮住面门的黑眼圈走进了医院食堂




“怎么来这么早啊”


曜有气无力地问着蒸腾在无数杯咖啡的热气后看起来就像快羽化成仙的鞠丽


“shin...”
而那位仙人在抬眼看到渡边曜的脸后,很快就义愤填膺起来


“我靠,你这不是被人打了吧,谁这么缺德,一大清早的打人?”



“我呸!”

渡边曜恨不得朝她面前的一排咖啡杯中挨个吐一口唾沫



“诶,曜,问你个事儿”
那位仙人神神秘秘地说道



“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地震了?”


灰发医生迅速红了脸,一口气干完了面前的4杯咖啡后气愤地拍桌离去


“怎么了这是?”

仙人摸了摸脸颊上红彤彤的巴掌印



“我确实感觉到地震了啊?”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