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田海未的前扣式bra

ll厨 缪水双推

[曜梨]论养一个小媳妇是怎样的体验






*ooc预警





*文笔复健中














我叫渡边曜,是一位主刀医生

和我一同工作的还有我的师弟,现在在我
身边实习

还有一个叫小原鞠莉的疯女人,每天只知道和她的女朋友鬼混,但对于工作却有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热情

“渡边医生!5号手术室病人血管被我挑破了!快来帮忙!”
“渡边医生!3号手术室病人肠子流出来了!快来帮忙!”
“渡边医生!2号手术室病人疼得直叫快来帮忙!”

我觉得这都不是一个正常医生能做出来的事情,可她的年终奖金总是比我多一块六毛八,这让我很不服气









01
最后一场手术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渡边曜一边抱怨着“这么粗糙的口罩戴着简直就是浪费我的美”,一边脱下防护服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可办公室门口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却狠狠地吓了渡边曜一跳,一向坚定的无神论者渡边医生此时也有些发怵

巨大的吞咽口水的声音炸响在渡边曜的脑袋里,让她刚抬起一半的脚一个踉跄就冲了出去

硬生生用脚趾抵住地面的曜在看清那团影子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个女孩儿



女孩儿酒红色的长发散落在脸颊两侧,让人看不清表情,身上穿着的校服看样子像高中二年级

她瑟缩在椅子上,右胳膊上的血液浸湿了她的袖口,血“吧嗒吧嗒”溅落到地上


渡边曜愣了愣神,小时候妈妈的鬼故事没少讲过,此时一股脑的全涌进了她的大脑,什么白衣小女孩儿,什么走廊尽头的神秘人影,在医院碰到手腕上系红绳的姑娘千万不要搭话...

经过一番不算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渡边曜终于决定走上前去


撩开了女孩儿脸颊边的头发

女孩儿沉默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渡边曜慌乱地放开手,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我不是...就是想看..看一下...那个你..有没有脸..”

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的曜着急的刚想道歉,却对上了女孩儿那闪着诡谲的光的双眼




“那如果我说,我已经死了三年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顿时,整个医院爆发出了一阵比防空警报还要刺耳的尖叫,甚至吵醒了三条街以外正在高级公寓顶层被果南搂着睡觉的mari,她一边喊着“地震了!”一边疯狂地推醒了果南



“别叫了,我逗你的”

渡边曜刚刚还持续地飘荡在空中的尖叫,瞬间就转化成了掩饰般的咳嗽







02
渡边曜缓慢而又仔细地帮女孩儿清理手臂上的伤口,认真的样子像是在擦拭一件明朝万历年间的瓷器

没有什么比伤口上涂酒精更痛的了,巨大的疼痛感撕扯着女孩儿几乎要让她神志不清

只属于女孩子的温热的眼泪一颗两颗轻轻落在渡边曜小心翼翼地绷紧的手背上

她看着女孩儿微微泛红的眼眶有些心疼

“没事儿,还有一会儿就好了”








03
“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吗?”

“......”

“那..能告诉我你父母电话吗?”

“......”

“嗯..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





这一场旷世的拉锯战已经展开许久,每一次都以女孩的沉默和渡边曜的抓狂而告终

渡边曜准备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她还不回答,那就一个麻醉给她放倒了,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警察局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久到渡边曜已经数清了女孩脸颊左侧散下来的头发共有283根,而右侧只有102根

久到她已经开始缓慢挪向那个装满医疗用品的小柜子





自己本来就不适合和小孩子打交道


渡边曜叹了口气,拉开了柜门










04
“樱内梨子”

女孩细小的声音在空中飘荡着,环绕着,打了两个圈,终于飘进了渡边曜的耳朵里

瞬间的愣神之后,曜喜极而泣的样子吓坏了梨子








05
昨晚被梨子这么一折腾,曜只得不情不愿地顶着都快要遮住面门的黑眼圈走进了医院食堂




“怎么来这么早啊”


曜有气无力地问着蒸腾在无数杯咖啡的热气后看起来就像快羽化成仙的鞠丽


“shin...”
而那位仙人在抬眼看到渡边曜的脸后,很快就义愤填膺起来


“我靠,你这不是被人打了吧,谁这么缺德,一大清早的打人?”



“我呸!”

渡边曜恨不得朝她面前的一排咖啡杯中挨个吐一口唾沫



“诶,曜,问你个事儿”
那位仙人神神秘秘地说道



“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地震了?”


灰发医生迅速红了脸,一口气干完了面前的4杯咖啡后气愤地拍桌离去


“怎么了这是?”

仙人摸了摸脸颊上红彤彤的巴掌印



“我确实感觉到地震了啊?”

[一元cp]徐代表家的龙女仆






*脑洞来自京阿尼的[小林家的龙女仆]





*这次是真的ooc












我叫李世真,我是一条龙



我原先认为人类都是渺小而丑陋的



可当我对那个人类一见钟情之后,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告诉我她叫徐伊景,她喝醉后倒在我身上的样子贼性感 她趴在我身上说了一大串连我这条龙都听不懂的语言,但我认为她这是在诱惑我,一定是喜欢我才故意这么做的,因为我听见她睡着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个..小兔崽子..你徐代表我才没喝醉呢!有本事..你到..到我家来..我和你连瓶吹!”



于是,我便踏上了我的求爱之旅













宿醉带来的头痛总是那么绵长而强烈


甚至还会产生幻觉


躺在床上的徐伊景听着门外巨大的喘息声想






七点三十分,闹钟准时响起


徐伊景不耐烦地将那个价值一万三千元集录音,广播,电子记录仪,相机为一体的闹钟往外一推,然后获得了一片满意的宁静




我有可能病的不轻

艰难的在客厅吃完早餐,准备回卧室换一套衣服的徐伊景看着床头柜上那个完好无损的闹钟有一瞬间的愣神


我刚刚不是把它推下去了吗?


看来下次不能和孙玛丽一起喝酒了

徐伊景疑惑地揉着脑袋,一边开门准备去上班














我叫徐伊景,是s画廊的代表,我现在开门准备去上班






我家的门口趴着一条龙







我想这一定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龙,它巨大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夹杂着难以言喻的腥臭味道,几乎要把我昨晚烫的卷发吹直,黏腻的涎水从它可以容我自由地进进出出的牙缝中流出,蜿蜒着淌过我的脚底






孙玛丽昨晚到底给我喝了什么?

徐伊景难以置信地关上门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徐伊景一边嘲笑着自己的酒量,一边又拉开了门










我家的门口依旧趴着一条龙




而且它还色眯眯地看着我





“啪叽”那条龙眨了一下眼睛



愣在原地的徐伊景惊魂未定地带上门,并且使劲地扇了自己两巴掌


她一边颤抖着往后踱,一边念念有词“我是徐伊景我是徐伊景,我怼天怼地怼空气会怕一条龙?”




可当门口的门铃响起时,徐伊景还是给吓得一激灵,出了一身冷汗



会按门铃的一定是个正常人



徐伊景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飞奔去开了门








不过还好,这次门口站的是一位一丝不挂的少女




等等,一丝不挂?!







“你好,我叫李世真,我是一条龙”









天哪,这个世界都是假的

[一元cp]我才没有喝酒呢!






*ooc预警


*一发小甜饼


*发现lof里的代表nim都是清一色的高岭之花啊ww

*决定把代表的性格换一下,你们真的不喜欢可爱到爆炸的那种代表nim吗??!!










“世真”

代表优雅地立在马路边,望着那个茜色的背影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伸手抚摸,冰凉的触感从指尖颤到心底,代表缓缓地蹲下身,“蹲在马路边,这么落魄啊”


她的脸颊泛红,嘴唇饱满的像清晨沾满露水的玫瑰花瓣


“世真你倒是回答我啊..”






“代表nim”

一双温热的手突然覆在自己的手背上,泛白的指节也被轻柔地掰开








“我就说你喝太多酒了吧,你都在这对着这个消防栓叨叨一个多小时了,你的世真在这儿呢,跑不了的啊,代表听话,咱先回家啊”



“我不走!我的世真还蹲这儿呢!”

代表忽然叉起了腰,恶狠狠地瞪着身后想过来抱起她的李世真



“好好好,那我来和她讲”
李世真无奈地摇摇头,蹲下身开始对着消防栓讲话



“代表nim,世真说让你先回家,她一会就回去,让你别担心她”



“真的?”

徐伊景不太情愿地被李世真扶起来

“那你让她别蹲着了”

“...”














好不容易将这祖宗弄回家,李世真也是累到七魄散尽,但不得不承认,喝醉了的代表真是可爱的要命


李世真表示我把命都给你!!!







仔细地将徐伊景的高跟鞋和外套都脱掉,又仔细的给她掖好了每一个被角

李世真觉得幼儿园老师也没这么当的啊




终于可以去洗个澡休息了,刚往外走没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哼哼叽叽的声音




转头一看,发现徐伊景这小祖宗满脸潮红地把被子全蹬走了,只剩下自己光着两条腿软绵绵地瘫在那儿


“热死了”




李世真亲眼看着自己的鼻血飞溅出两米多高


总不能趁人之危强女干一个三岁幼女啊


李世真认命地重新颤抖着给祖宗掖好了被子



这回倒好,还没起身呢,又给蹬了


李世真气不过,要不是你喝醉了,你明天要是能上的了班我就不姓李!


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徐伊景脑袋边上,一条腿直挺挺地横在她身上,我让你蹬?



徐伊景稍微安分了一会儿,又吵着闹着要世真给她讲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我从小到大都是给我姨一口一个鬼故事给吓晕过去的




“那我就给你讲个大灰狼的故事..吧...”


“好”

徐伊景挪过身来,悄咪咪地伸手勾住了世真垂在她耳边的小拇指,轻轻捏了捏之后笑了一下



“从前..有一个大灰狼..”


“我不要听大灰狼!”


“好,那我们讲小白兔”


“嗯”

徐伊景吭哧吭哧地将自己整个人拱进了被子里,只留下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眯着眼睛让世真揉自己的头发





“从前,有一只小白兔,善良又可爱,从前,还有一只小狐狸,狡猾却美丽,森林里的人都说她是个狠角色,可小白兔却很憧憬她,把她当榜样,高高挂在心上,有一天小白兔和小狐狸相遇了,然后小白兔就发现自己爱上了小狐狸,她们俩经过重重阻难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小白兔却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来小狐狸的内心也是一只小白兔啊..”





...











第二天一大早,李世真腰酸背痛地醒来,自己还是昨晚的姿势靠在床头,而身边的人却不见了踪影



所以就是说这小祖宗酒早醒了,看我睡地这么难过但并没有把我扶到床上吗?那我昨晚鞠躬尽瘁地侍奉的是一条狗吗?




李世真怒气冲冲地冲出房间,看见她的小祖宗正在餐桌旁慢条斯理地吃三明治






“代表nim,你昨晚是不是喝..”

话说到一半,世真就看到代表手中的三明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瘪













“喝喝..喝..哈哈哈哈哈..和平安康,全家幸福,我李世真在这里给您拜个早年了!”
















*我就是喜欢撒娇的代表,以及第二天醒来六亲不认的代表




[曜梨] 五十度黑



*ooc预警



*可能会是篇R18










阔别了一年的阿库娅成员第一次见面

也是她对我不辞而别后的第一次见面
晚来的渡边曜看着只有一个紧挨樱内梨子的位置后暗戳戳地想

渡边曜到是心大得很,甩了甩脑袋便大大方方地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可梨子却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


“你..紧张啊?”渡边曜盯着一旁脸都要埋到胸里的梨子说道

“诶诶诶!!完全没有!”这反应对渡边曜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梨子被戳中心事的标准回答

“你骗谁呢”曜歪了歪下巴,看向梨子面前堆的乱七八糟的酒瓶

“你也不怕喝多了被人上了你的床啊?”
梨子清秀的侧脸上,几缕头发一直掉下来,曜在侧面看着她,心里像是被蚂蚁啃噬一般痒痒的,想帮她把头发夹到耳朵后,最后她终于清了清喉咙,把身子挪过去,伸手撩起头发,指尖碰到了她滚烫的脸颊

“流氓”梨子迅速地红了脸,轻轻拍掉曜的手

“你看看对面那两个,就知道我们现在是有多正常了”

梨子刚一抬头,就看见鞠南那两人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种姿势在旁若无人地进行着她们的法式深吻,梨子估计着果南应该是喝高了,否则鞠丽的脑袋刚凑过去,果南的巴掌应该就到了



面前的火锅已经煮沸,梨子的耳朵里挤满了气泡炸裂的咕嘟咕嘟声,蒸腾的雾气让梨子的眼前一片模糊,鞠南的脸消散在了雾气中

“啊..”
曜平静了一下情绪才使自己没有尖叫出声,梨子的脑袋就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像一片羽毛一样挠地曜全身发颤,她均匀的气息从小巧的鼻子中喷出,使面前的雾气散开又聚拢

“曜酱!再来..”身旁的花丸酒瓶才举到一半,就被曜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一刀

“我先不喝了,梨子可能喝多了不舒服,我带她到旁边睡会儿”

“梨子酱没事儿吧?”露比担心地问

“应该没什么事儿,睡会儿就好了”


曜抱着梨子坐到了背对众人的沙发上
一年不见好像..胸又..大了点?
曜盯着梨子微微敞开的领口看了几秒,脸从脖子一路红到耳根

梨子今天恰好又穿了一条短裙,又白又长的大腿暴露在曜的眼底
白衬衫还打了领带,又是短裙,怎么看怎么像一套制服啊!

曜觉得自己的视线和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

身后忽然爆发出一阵防空警报般的尖叫,曜给吓得猛转过头去

鞠南两个终于接完了吻,曜欣慰地笑了笑



然后她们两个开始做前戏了
曜咬紧嘴唇,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

梨子,都一年不见了,你真的不肯告诉我什么吗?
那这次让我来表个态吧

曜将手伸进了梨子的裙摆下








梨子醒来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成员们也都该喝的喝该吃的吃完准备走了

“睡的真久啊”
曜闷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梨子这才意识到刚刚她竟然在曜的大腿上躺了两个多小时

脸再一次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慌忙撑起身子,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曜盯着自己的笑容也很奇怪

“现在也挺晚的了,大家散了吧”
千歌抬起醉醺醺的脑袋说

“走吧,梨子”
曜满意的看着梨子在站起身后一瞬间变得惨白的脸色,她的背部仿佛从下往上一节一节的僵硬起来

“怎么了,赶快走啊”
非常担心的语气,可曜的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曜酱..”梨子恶狠狠地瞪着曜看了一会后,突然把脸别开来,小声地说,“我的..胖次在哪..”

“那种东西啊..当然是丢掉喽”











*没眼看(捂脸

*看了一下五十度黑的预告片,简直春心荡漾

*五十度灰,五十度黑,五十度灰化肥发黑

【明宝】手铐和小龙虾

*ooc预警

*有肉吗?


*本有






李大宝最近迷上了用英语对话

她还要死要活的要给自己和秦明取一个特别美丽的英文名

于是当秦明从厕所洗完苹果出来后,迎接他的是大宝一句中气十足的

“你好,Jimmy!”

“...”




当林涛推开李大宝病房门的时候,里面是一张陌生的从来没见过的英俊笑脸,抬起头来对他说:“早啊”

林涛连声说着对不起走错了,关门出来

我竟然精神错乱到走错房间的地步,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估计再折腾一会,我就会冲到秦明面前让他帮我洗苹果了

林涛转身离开,结果一抬头就清楚地看见门上写的“李大宝”三个字

他再一次哆嗦着推开门,依然是那张英俊美好得如同幻觉的笑脸,秦明咧起嘴角,露出一排像是拍广告般整齐的牙齿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削了一半的苹果

李大宝坐在床上,一歪头,咬去了一大半

“你你你你你...苹果...笑...”

林涛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怎么了?伏地魔都能给哈利波特读睡前故事,我就不能给李大宝削个苹果?”

“...”


林涛一声不吭地转身出去

走到护士站,他边揉太阳穴边问:“你们有药吗?我病的不轻。”





经过一天的缜密推敲,李大宝决定让秦明叫她kitty

第二天清晨,秦明踏着七八点钟的朝霞,走进大宝的病房,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大宝脸上,她的笑容就像秋天的阳光一样干净温暖

她笑着张口:“Hello,jimmy”

她的眼神急切而又期待

秦明下意识地接了话茬

“Hello,kitty”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即,李大宝尖锐的笑声像防空警报一样拉响在了整个楼层中

门口值班的年轻小护士怀疑自己是不是前天晚上电锯惊魂看魔怔了,到现在耳边还有凄厉的惨叫



“hellokitty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ello,hello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大宝笑得大脑都在颤抖

奇怪的是秦明没有生气,只是静静地立在一边,满脸微笑地看着满床打滚的大宝,他的皮肤在清晨的光线里显得清爽而透彻


李大宝觉得有些不对,可她的脑筋比长江大桥的钢筋还粗,依旧照吃吃,该睡睡



















结果当天晚上,李大宝被秦明用手铐铐在床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吃了整整一个小时的58一斤的小龙虾



当盆里还剩五个小龙虾的时候,秦明终于抬起头

他的女孩被铐着双手,满眼水雾,可怜兮兮地盯着自己

秦明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

于是又开始埋头在小龙虾间忙活起来,他用柳叶刀分离出了一块完整的虾肉,剩余四个皆熟练地去头去尾,切掉了那些锋利的地方


这是准备吃吗?不吃给我啊!
李大宝怨念地吞着口水



秦明再一次抬头时,看向李大宝的目光滚烫而热烈,像一锅翻滚的火锅红汤

他含了一块虾肉在嘴中,凑近了毫无防备的大宝

“kitty”
“啊?”

大宝下意识地开口

然后她就被迫接受了一个充满小龙虾味儿的吻

耳边传来的口水交汇声和秦明粗重的呼吸交织在大宝脑海中,就像一张网,勒得大宝快要窒息

那块可怜的虾肉在两人的舌头间推来推去,为了不伤着秦明,大宝只能抽空去嚼一下那块可怜巴巴的小东西

终于虾肉被嚼得只剩肉渣的时候,秦明松开了大宝

李大宝不满地将手铐晃得哗哗响

“老秦...你干嘛呀..平常也没见你这么闷骚啊..”



“那我平常也不见你这么女人阿”

“...”














于是李大宝一言不发地在秦明背对着她开始解扣子的时候默默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字数不够,格子来凑w

*其实这篇文是一篇r18而且有微量sm的文..

*但刚写完接吻就写不下去了..

*新司机没法开车

*请你们自行想象秦明从床头柜里悄咪咪的拿出了安全套

“你不会随时准备强奸我吧”大宝有些惊恐

“你想的到美”

然后秦明叼着一个小龙虾塞进大宝的耳朵,轻轻的刮蹭着,剩下的塞进了安全套,为了方便控制还塞了根筷子,然后就开始..

结果第二天秦明被医生大骂一顿

*啊!!!一到肉我就表达不出来我想的东西啊!!

*ED后正片???








【明宝】你给我好好躺着吧


*ooc预警



*专业发糖一百年










水箱事件发生的两天后,李大宝还是没有醒来

从没见他哭过的秦明,那天罕见地握着大宝的手,断断续续抽泣了一个上午

哭到后来,他开始不停地咳嗽。他的心就像一座千疮百孔的城,大风呼啸着,把一切都刮没了

林涛从没见过这阵仗。他站在门口吓傻了。走也不是,安慰也不是

也得亏我们宝哥身体好底子棒醒的快
要不然林涛真的担心秦明什么时候会哭背过气儿去



正当秦明哭得混天地暗就要睡着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笑声闪电般划过他的天灵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秦你怎么...哈哈哈哭的和..驴儿似的哈哈哈哈..我在那儿憋半天了哈哈哈哈”
李大宝躺在床上,笑得花枝乱颤,丝毫不像一个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人

秦明好看的眼珠剧烈颤抖了两下

不过..

醒来就好

看着李大宝精力十足的在床上翻来滚去,明亮的眼眸里似是洒满了整个星辰


秦明突然感觉鼻子发酸,眼眶迅速红了起来


还好我没有失去你

握在一起的手被微微攥紧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没力气了,我们来说点正事吧老秦。鉴于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大的份儿上,在我住院期间,你就要对我负起全部责任,我说,你就要做,即时生效。好了我现在想要吃小龙虾了老秦”


大宝为自己掖好了被子,摆好了小桌,乖乖坐好,满脸微笑和期待地望着秦明



让刚才的感动都去死吧。秦明想














“十三香还是麻辣?”













自打住院以来,换药就是李大宝的一个梦魇

将纱布撕开那种皮肉分离的痛每次都把她疼的死去活来


“9床的病人换药了”
年轻的小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

她真好看啊
可李大宝此时却大骂一声,然后一边尖叫着一边往床头柜里钻

小护士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就碰上了这么个主儿,换药的时候连手都在颤抖

“啊啊啊啊!不行了疼!”李大宝疼的脸都皱在了一起,眼泪在眼眶里打着旋



秦明说不心疼是假的,那小护士看起来技术真不行

于是便抬手拦住了她,将大宝扶好躺下后,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在秦明冷冽的眼神的注视下,小护士觉得就像有无数把手术刀在切割自己

“以后她换药的工作就由我来负责,你别来了”

小护士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秦明的手伸进了口袋,那长长的闪着白光的分明就是一把解剖刀嘛!

吓的“不”字刚说一半的小护士硬生生改成了“不用客气,祝您开心愉快”然后连车都没推就跑了出去

小护士哭丧着脸,我才刚上班就要失业了啊!



这边听见关门声才敢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的李大宝被刚才秦明的所作所为感动地一塌糊涂

秦明会很温柔的

她开心地把自己躺好,闭上眼睛

等了好一会却没什么动静

又等了好一会,李大宝觉得自己的胳膊旁边冷飕飕的,阴风阵阵

不情愿地睁开眼,却看到秦明拿着他宝贝的柳叶刀,甚至带好了口罩,对着自己胳膊眼瞅着就要划下去

“我靠,老秦你干嘛”
李大宝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秦明梦醒般抬头,望了眼紧裹被子像是要被人强暴的大宝












“哦,习惯了”










番外

住院的第三天早晨,李大宝砸吧着嘴醒来

没看到秦明,也不知道是不是给自己买早饭去了,于是打算躺下来再睡会儿

刚盖好被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这大早上都八点多了,怎么还这么暗啊

下意识地望向窗口,却把大宝惊得坐了起来


有一个人影蹲在窗台上

他面对李大宝,因为背光所以看不清脸,仿佛五官都糊在了一起

李大宝都快哭了,是不是因为自己最近沉迷盗墓笔记,所以这么快就遭报应了

正准备悄咪咪地下床,却听见那人说话了

“李大宝”


这不秦明的声音嘛?李大宝愣了愣

听闻盗墓笔记里有一种怪蛇叫野鸡脖子,就会模仿人的声音,这回死定了

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回头想让那人行行好放过自己,意外的发现他的背头在阳光下都快反光了

得了,这准是秦明没差

“您一大早干嘛呀蹲那儿跟尊佛似的,吓不吓人啊”

秦明难得的没有怼回去

“李大宝,做我女朋友,要不然我从这儿跳下去”

他的表情看起来就像刘胡兰

大宝还能怎么办,这可是十七楼啊









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







“以后别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了”秦明说













*字数不够,格子来凑诶嘿嘿

*真的没有写完!!!有脑洞我还会接着写下去的!!

*希望你们接受我的文风w

【绘海】教师×教师

绚濑绘里是高二三班的外语老师

是这所学校最年轻漂亮的外语老师

是这所学校男女生都想追的外语老师

“我们的外语老师比你们的老师都年轻都漂亮”
这是令高二三班的同学们最引以为傲的一点


就算其他课都不听也要听外语课

就算昨晚没睡好也要在其他课上补好觉,然后认真听外语课

这是高二三班的同学们信奉的准则

绚濑绘里也很享受这样被人喜欢的感觉


可最近,绚濑老师却发现“园田”这个词被人频繁地提起

“听说我们学校又调来一位园田老师”

“听说这位老师长得超好看超温柔”

“听说园田老师长得比绚濑老师还好看!”

“听说她教我们班语文啊!!!”


“绚濑老师,麻烦你把你身边的这张桌子清理一下,学校又调来一位园田老师,今后她将叫你们班的语文,希望你们搭班愉快,据说长得超好看(小声”


绚濑绘里彻底懵在了当场
明明是我先来的啊,为什么这个园田那么熟练啊?是不是早就串通好了啊???


第二天的班上举行了一场简单的欢迎会,绚濑绘里面无表情地站在教室最后,同学们却兴奋的表示很想见见新老师






*后面就不知道该写什么的我

*以及一个沉迷法医秦明的我

*你们有没有什么想看的啊...

【猎寡】交易 1

#ooc预警

#预计BE

没有人会想到杰哈是以这样的样子回来的

听闻杰哈身受重伤急匆匆赶到治疗室想要治疗的安吉拉,看到他的第一眼却没忍住扭过头便吐了起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

安吉拉用手扒着门框拼命的干呕,生理泪水止不住的流淌,毫无血色的面部轻轻颤抖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杰哈的上半身如睡着一般安详

再往下
是仿佛盛满了一碗糜肉的肚子
仿佛搅拌了一夜黏稠的血浆

白色的蠕虫在血肉中欢快的蠕动
充满锐利口器的口腔撕咬着漂动的细小肉块

杰哈的腿上布满了血洞
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个之多

莫里森上前轻轻按了一下
洞里瞬间发出了“唧唧唧”的声音,然后就是无数的白点冒了出来,争先恐后的爬向莫里森的手指

杰哈的腿表面上还在
只是内部早已被这些恶心的虫子变成了肉汤

在场的人无一例外的干呕起来

沉默与恐惧像瘟疫一样疯狂的在整个守望先锋基地里蔓延,发酵

小小的诊疗室里不堪重负的挤满了人

没有人敢再看一眼病床上的杰哈
没有人敢动

直到大家发现平日里活泼开朗的莉娜正直勾勾地盯着门口,眼里翻滚着不知名的情愫
大家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门口是呆愣着的艾米丽

她什么都没有说,愣了两秒后扭头便走
神情淡漠的仿佛根本不认识躺着的那个人

可莉娜看到了
看到了她转身后踉跄的脚步和颤抖的身躯

“艾米丽她..又去出任务了吗..?”莉娜小心翼翼地询问莫里森
“嗯,她又申请了一个长任务。”

自从杰哈事件过后,本就沉默寡言的艾米丽一下变得更加无话,甚至连莉娜不停的和她搭话,她也只是有气无力的哼一声
每天就是不停的出任务出任务
要不就是找药品找药品

守望先锋几乎一半的咖啡都被她喝了

莉娜甚至觉得她的皮肤都开始变成咖啡色的了

好不容易在休息室见到了站在窗口休息的艾米丽,她手里捧着一杯冷却的咖啡,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远方

莉娜望着她单薄的背影出神,连日的奔波让她愈发消瘦
有时候莉娜真的恨不得将她使劲的揽到怀里,然后狠狠的揉她的脑袋

莉娜真的心疼极了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拉动椅子的细小摩擦声,一抹金色撞进了莉娜的眼角

安吉拉还没落座,就感觉自己被整个翻了个面儿,然后连拉带拽的被人扯进了小墙角儿
正当惊魂未定的安吉拉准备喊救命的时候,从底下忽然钻出了一个人头

用尾椎骨想也知道是谁

“莉娜...能别调皮了么..你姐姐我还有事儿呢..”

“嘿!安吉拉,我也有件挺重要的事儿!你别走!”莉娜眼疾手快地拉住了边翻着白眼边往座位上走的天使,微微一使劲又将她扯了回去

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只是想喝一碗粥当早饭的半藏又尖叫着让源氏帮他烤了半炉小狗饼干

“安..琪..嗯..拉..”莉娜一反常态地扭捏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我帮忙还不好开口?”
“!”被看破心思的莉娜差点像刚刚的半藏一样尖叫出声,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然后悄咪咪地弯下腰,压低声音问:“你怎么知道?”
安吉拉被这神秘的氛围搞得心痒痒,“因为你念错我名字了..还有啊..”小声地
“嗯?”莉娜凑到了她嘴边
“我们真的要这么说话么?”安吉拉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莉娜一定要坚持自己是个地下党员这种身份来和她对话

“算了,直说吧,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药是可以治杰哈的”莉娜撇开了视线,有些不自在的说着

“有倒是..有,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有就行了,你能弄到么?”
“这种毒不是一般政府能控制的,大概只有黑市上才会有吧,我可以给你药品名称,不过..”
“不过什么?”
“黑市上的交易..总要付出点什么...”安吉拉忽然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莉娜,澄澈的眼眸里满是担忧

“付出点什么...我还怕吗?”莉娜转头望向艾米丽,柔情似水的目光几乎让安吉拉几近窒息

她深邃的眼里涌动着的,胸膛的深处跳动着的,可能她自己都未意识到,但安吉拉明白了

那名为喜欢的情愫



暗杀任务

  园田海未完全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难道自己的队友一个个都是隐藏的腹黑怪吗?
  为什么一到这种色诱的任务就让自己上呢??
那个绘里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啊喂!!你竟然和她们同流合污!!!你能不能别老盯着我看啊!大hentai!!!

  还有..这个裙子真的要这么短吗???真的连大腿根都遮不住啊啊啊啊啊!!后背一定要露出来吗?好破廉耻啊!!!

海未满脸怨念的看着队友淫笑着把自己推进火坑
临走时,穗乃果还不忘送上一句贴心的 fight 达呦 海未

“先生您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所以人都不知道海未是怎么一瞬间变换成如此破廉耻的鹅心娇作的语气,还面不改色气不喘的和一个男人讲话

“绘里你行啊,这就把海未调教成这样啦??”
“是不是因为绘里经常色诱海未,所以她已经习惯了??”
“难道说..噫...”
智障队友们在耳机里已经吵成了一团,海未决定一回去就搞死她们

“这么美丽的小姐坐在我的旁边真是我的荣幸,敢问小姐大名?”那男人眼中瞬间发出的饥渴的光,让海未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们刚刚见面就问名字,恐怕有些不太好吧”
“一会儿不就熟悉了吗,你说是吧,小姐?”
“......”
"那你别摸我..大腿啊..."

"绘里,你就忍心把你老婆丢给这个男人啊?"希半开玩笑的准备拍拍绘里的肩,但看到她一脸怨气,还是收回了手
“......”

听不到绘里的回答,海未简直委屈的想哭,没有一丝犹豫的报上了名字
“我叫园田海未,请多指教”
“园田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园田海未,你疯了???”绘里压低声音质问道,被别人摸大腿,还随随便便说出自己的名字,就不怕暴露自己吗!

“先生,看你的样子是想和我上床吗?”故意忽略掉耳边恋人的怒吼,园田海未微笑的望着面前的男人,现在知道担心了,你早干嘛去了?
被无视的绘里脸黑得让一屋子人都噤了声

“哦?蛤蛤蛤蛤蛤,园田小姐没想到是这么爽快的人,那么,能赏脸和我喝一杯吗?”
海未有些犹豫,毕竟自己一杯倒的体质自己还是清楚的

“园田海未,你要是敢喝酒,你回来给我等着!”
绘里的耳边传来了酒杯与桌子撞击的声音

绘里的话让海未刹那间有些分神,腿间猝不及防被那男人用膝盖一顶,令她闷哼一声
另一头的众人皆顿时就急了,叽叽喳喳在海未的耳机里吵成一片
心里烦躁到了一个程度,索性按掉耳机,接过酒杯,赌气地灌下一大口
刚咽下去的瞬间,海未就后悔了
辛辣的酒精刺激着自己的整个大脑,剧烈的咳嗽使肺部像被钢丝网勒住一样难受,生理泪水不断涌出,让眼前一片模糊,只能小声呻吟着,释放自己的痛苦

那边的咳嗽声刚传来,这边的绘里立马就站了起来
“走...”咬牙切齿,“我一定要杀了那个男的...”

被一口酒搞得神志不清的海未此时已经瘫倒在了座位上,往嘴里猛灌着水,希望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感到那个男人的目光越来越炽热,海未心中警铃大作,想伸手去按枪,却发现原本装枪的地方空空如也,双腿也使不上劲来

“敢问园田小姐,出来为什么会带枪呢?”
“一个女孩子,这样是很不好的”
“诶呀呀...园田海未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呢,你说是吧....”那男人微笑着将嘴靠近海未耳边,“绚濑绘里小姐”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僵在原地,被点名的绘里更是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
慌张的喊着海未的名字,可通讯已经被对方掐掉了

绘里面无血色地捏着通讯器,咬着牙没让自己哭出来

所以我们所计划的一切他都知道...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海未的目的...他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他他妈的根本就是在耍我们!!!他之所以会过来就他妈的是想羞辱我们!!!就是他妈的想把海未带走!!!

本想安慰绘里的真姬在看到绘里如同黑色泥沼般深邃黏稠的目光后收回了脚步,眼眸里翻滚着的,是她从未曾有过的仇恨和戾气
那一瞬间,真姬害怕了,芒针在背的恐惧如同一个巨大的幽灵,一动不动的趴在自己身后

还是那句话
更新看命_(:з」∠)_
后面暂时没有脑洞,凑合着看吧诶嘿嘿